天下彩夭空彩票免费与你同行

作者:朱波|2016-06-12 17:56

金戈铁马、豪情满腔,一如那喷薄而出的朝阳,每一个壮志男儿都渴望穿上这身绿军装。

仁心仁术、救死扶伤,像那初升充满希望的太阳,每一个白衣天使都梦想用一双温柔的双手抚平疮痍之伤。


纯洁的白大褂,绿色的军装,这不仅仅是工作的装束,更是一名军医的责任和使命。和平的年代,不在战场,胸中却时刻翻涌着硝烟弥漫的前线,提灯伤患之侧,手术台就是战场,手术刀就是钢枪,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总医院耳鼻咽喉头颈外科主任边学的真实写照。

从1979考入青岛医学院,1984年毕业后分配到淄博市中心医院从事耳鼻咽喉科工作算起,边学在耳鼻喉科这块领域已经奋战了整整32年。32年坚持不懈地技术攻坚和探索,边学已然是国内耳鼻喉科领域的专家,常年从事甲状腺肿瘤的基础与临床工作,边学能熟练处理耳鼻咽喉科常见病 、多发病的诊断与治疗,擅长颅底、鼻咽部肿瘤、颈根部肿瘤尤其是甲状腺肿瘤的手术治疗,曾获科研成果奖两项,在国内及国外主要核心学术刊物发表学术论文二十余篇。

援非岁月:“整个国家就只有我一个耳鼻喉科的医生”

32年的职业生涯里,有一段特殊的经历,边学至今回忆起来,都历历在目,恍如昨日。1992年,受中国卫生部派遣,29岁的边学作为专家赴非洲塞舌尔共和国工作,开始了为期两年的援非生活。

塞舌尔,是坐落在东部非洲印度洋上的一个群岛国家,与马尔代夫、毛里求斯共同被列为印度洋上的三大明珠。然而1992年的塞舌尔,还只是一个人口只有6、7万,极度缺乏医疗资源的小岛屿发展中国家。

作为援非建设医生,边学没有机会和时间,像普通的观光客一样,一手抱着海椰子,呼吸着栀子花的香气,体验这座印度洋岛国的神秘,因为,“整个国家就只有我一个耳鼻喉科的医生”。

“塞舌尔是个很小的岛国,当地没有医生的培养机制和教育系统,医生全靠国外聘请。来自欧洲、法国、肯尼亚、尼日利亚、印度、俄罗斯的医生很多。”回忆起20多年前在非洲的日子,边学说了关于这个国家很有意思的故事,“整个外科一共9个大夫,分别来自9个国家。”

当年边学所在的塞舌尔国立医院,是塞舌尔最大的医院,但也仅仅相当于我国县级医院的规模和水平。“外科9个来自不同国家的大夫,一起查房一起工作,不分国籍和肤色,凝聚在一起,尽可能地在援助期间多治疗一些病人。”

在非洲特殊的工作经历,让29岁年轻的主治医生边学迅速成长,“岛国相对封闭,交通不便,病人出现问题,不论简单或者复杂,都必须在我这里得到解决。”作为当时岛上唯一的耳鼻喉科医生,边学24小时处于待命工作的状态。刚去没几天,就遇到一个棘手的病例。一位英国外交官的孩子,发生了车祸被紧急送往医院,“他的鼻子已经全部掀开,玻璃插到了颅底”,如此复杂的外伤在国内,年轻的主治医师边学为安全起见会选择转诊,交由上级医师处理,但是在塞舌尔,边学只能独自挑起大梁。在与来自英国的眼科大夫的配合下,手术很顺利,伤口愈合得很好。这台手术的成功,

“赢得了来自不同国家同事的信任,也得到了医院的认可。”作为一名来自中国的援非医生,边学通过自己的努力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国家派我来非洲,我不能丢了祖国的脸。”

特招入伍:“为解放军服务的解放军”

每一个血气方刚的壮志男儿都有一个绿色的军旅梦。那笔直的腰身,挺起的胸膛,昂扬的势气,是军人的飒爽英姿;那骄阳下伫立的身影,那汗水中神采奕奕的双眼,是军人铁铸的信念,钢焊的意志。

山东汉子边学,也有一个军旅梦。幸运的是,他实现了他的梦想。2007年,44岁的边学从北京协和医学院肿瘤医院博士毕业,特招入伍成为一名军医,也成为一名特殊的军人——“为解放军服务的解放军”。

2012年,边学作为陆军总医院“华益慰医疗队”的专家,参加了内蒙古军区8000里边防线的巡诊活动。“我们从祖国的最西边阿拉善出发,一直往东走,走过了大兴安岭,走到了呼伦贝尔大草原。祖国的版图是一只雄鸡,我们团队从鸡腰的位置一直走到了鸡冠。”

出发时,4月的阿拉善还是春寒料峭,寒风侵肌,走完8000里边防线上的每一个连队、每一个哨所,到达莽莽苍苍的呼伦贝尔大草原时,已经是草长莺飞的6月。边学在遥远、孤寂而广袤的北疆大地上,走了整整两个月。

“戈壁滩的路很难走, 因为很多项检查都需要在空腹的条件下进行, 为了保证每一名体检的官兵都能按时吃上早饭,我们常常凌晨3点就出发,巡诊的地方大多是荒无人烟的地方,连队和连队之间相隔好几百公里。”

按照“不落一兵一哨”的原则,边学跟随医疗队携带着近3000斤的医疗器械与药品,为117个单位以及军属和驻地群众进行医疗巡诊、技术帮带和义诊活动,展示了“为兵服务”的军医本色与价值。

“连队的战士很艰苦,由于边防线上蔬菜比较少,鼻腔干燥,很容易引发鼻腔黏膜病。很多战士都是18、19岁的小孩子,在戈壁滩一呆就是好几年。见不到亲人,手机没有信号,还时常停电。所以看到我们去特别亲切,感动地流下了眼泪。”回想起来,边学笑着说,”有个小伙子我到现在还记得他。”

原来,医疗队的医生要为每一名戍边官兵进行“6+1”式的健康体检,即:血压、心电图、彩色B超、血生化、血常规和尿常规检测,有消化道病症还要增加胃肠镜检查。“有个刚当兵的小伙子因为紧张,怎么也没有尿意。我们跟他说,不着急,慢慢等,结果越等越没有。到下午的时候,小伙子说,报告!有了!”再说起这段往事的时候,边学充满了医者的关怀和父亲般的慈爱,“临走的时候,战士们列队给我们敬礼,大家都是男子汉,在那种情景下还是流下来眼泪。“

戍边的官兵在不离开一线哨位的情况下,享受到了专家级的医疗服务,边学说:“我是一名军医,存在的价值就是为兵服务,我是为解放军服务的解放军。”

以诚相待:“作为军医,更要为病人提供优质的医疗服务”

“第一次见到边学,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认定,他是可以信任的。他没有夸张的言辞,空虚的套话。他为我做了认真的检查,看了病理报告、片子,很快提出了一个切实可行的手术方案。他信心满满、言之凿凿、掷地有声的话语让我放心,不必再找别人,手术请他来做。” 这是一位86岁高龄的患甲状腺癌病人委托自己的子女在网络平台给边学主任留的言。

耳鼻喉科一直以来都是医患矛盾“集中区”,调查显示9%-11%的耳鼻喉科病人可能会出现精神症状。如鼻塞、耳鸣、喉咙有异物感等症状都很可能增加患者的心理压力,导致情绪焦虑。

“耳鼻喉科的病人情绪会受到影响,在极端的情况下容易失控。社会为病人提供的医疗服务远远不能满足老百姓对医疗服务的需求,医疗供需之间产生了矛盾,当病人找不到情绪输出渠道时,就容易把不满意转移到医生身上。”在谈到为什么耳鼻喉科会沦为医患关系的洼地时,边学说道。

边学所在的陆军总医院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很少发生医疗纠纷,在谈到经验时,边学说:“其实很简单,医生对病人要以诚相待。病人信任你,才把很多病情的隐私都对医生毫无保留地倾诉,我们应该站在病人角度为他们考虑。不过最关键地还是提供优质的医疗服务,技术要过硬。”边学指了指身上的这套军装,说:“很多病人都是相信军人、相信军医才奔我们来的,不能糊弄别人。”边学朴实的语言里没有华丽和冠冕的辞藻,却饱含着对病人最真实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结束采访时

纯洁的白大褂,绿色的军装,这不仅仅是工作的装束,更是一名军医的责任和使命。和平的年代,不在战场,胸中却时刻翻涌着硝烟弥漫的前线,提灯伤患之侧,手术台就是战场,手术刀就是钢枪,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总医院耳鼻咽喉头颈外科主任边学的真实写照。

从1979考入青岛医学院,1984年毕业后分配到淄博市中心医院从事耳鼻咽喉科工作算起,边学在耳鼻喉科这块领域已经奋战了整整32年。32年坚持不懈地技术攻坚和探索,边学已然是国内耳鼻喉科领域的专家,常年从事甲状腺肿瘤的基础与临床工作,边学能熟练处理耳鼻咽喉科常见病 、多发病的诊断与治疗,擅长颅底、鼻咽部肿瘤、颈根部肿瘤尤其是甲状腺肿瘤的手术治疗,曾获科研成果奖两项,在国内及国外主要核心学术刊物发表学术论文二十余篇。


援非岁月:整个国家就只有我一个耳鼻喉科的医生

32年的职业生涯里,有一段特殊的经历,边学至今回忆起来,都历历在目,恍如昨日。1992年,受中国卫生部派遣,29岁的边学作为专家赴非洲塞舌尔共和国工作,开始了为期两年的援非生活。

塞舌尔,是坐落在东部非洲印度洋上的一个群岛国家,与马尔代夫、毛里求斯共同被列为印度洋上的三大明珠。然而1992年的塞舌尔,还只是一个人口只有6、7万,极度缺乏医疗资源的小岛屿发展中国家。

作为援非建设医生,边学没有机会和时间,像普通的观光客一样,一手抱着海椰子,呼吸着栀子花的香气,体验这座印度洋岛国的神秘,因为,“整个国家就只有我一个耳鼻喉科的医生”。

“塞舌尔是个很小的岛国,当地没有医生的培养机制和教育系统,医生全靠国外聘请。来自欧洲、法国、肯尼亚、尼日利亚、印度、俄罗斯的医生很多。”回忆起20多年前在非洲的日子,边学说了关于这个国家很有意思的故事,“整个外科一共9个大夫,分别来自9个国家。”

当年边学所在的塞舌尔国立医院,是塞舌尔最大的医院,但也仅仅相当于我国县级医院的规模和水平。“外科9个来自不同国家的大夫,一起查房一起工作,不分国籍和肤色,凝聚在一起,尽可能地在援助期间多治疗一些病人。”

在非洲特殊的工作经历,让29岁年轻的主治医生边学迅速成长,“岛国相对封闭,交通不便,病人出现问题,不论简单或者复杂,都必须在我这里得到解决。”作为当时岛上唯一的耳鼻喉科医生,边学24小时处于待命工作的状态。刚去没几天,就遇到一个棘手的病例。一位英国外交官的孩子,发生了车祸被紧急送往医院,“他的鼻子已经全部掀开,玻璃插到了颅底”,如此复杂的外伤在国内,年轻的主治医师边学为安全起见会选择转诊,交由上级医师处理,但是在塞舌尔,边学只能独自挑起大梁。在与来自英国的眼科大夫的配合下,手术很顺利,伤口愈合得很好。这台手术的成功,

“赢得了来自不同国家同事的信任,也得到了医院的认可。”作为一名来自中国的援非医生,边学通过自己的努力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国家派我来非洲,我不能丢了祖国的脸。”


特招入伍:为解放军服务的解放军

每一个血气方刚的壮志男儿都有一个绿色的军旅梦。那笔直的腰身,挺起的胸膛,昂扬的势气,是军人的飒爽英姿;那骄阳下伫立的身影,那汗水中神采奕奕的双眼,是军人铁铸的信念,钢焊的意志。

山东汉子边学,也有一个军旅梦。幸运的是,他实现了他的梦想。2007年,44岁的边学从北京协和医学院肿瘤医院博士毕业,特招入伍成为一名军医,也成为一名特殊的军人——“为解放军服务的解放军”。

2012年,边学作为陆军总医院“华益慰医疗队”的专家,参加了内蒙古军区8000里边防线的巡诊活动。“我们从祖国的最西边阿拉善出发,一直往东走,走过了大兴安岭,走到了呼伦贝尔大草原。祖国的版图是一只雄鸡,我们团队从鸡腰的位置一直走到了鸡冠。”

出发时,4月的阿拉善还是春寒料峭,寒风侵肌,走完8000里边防线上的每一个连队、每一个哨所,到达莽莽苍苍的呼伦贝尔大草原时,已经是草长莺飞的6月。边学在遥远、孤寂而广袤的北疆大地上,走了整整两个月。

“戈壁滩的路很难走, 因为很多项检查都需要在空腹的条件下进行, 为了保证每一名体检的官兵都能按时吃上早饭,我们常常凌晨3点就出发,巡诊的地方大多是荒无人烟的地方,连队和连队之间相隔好几百公里。”

按照“不落一兵一哨”的原则,边学跟随医疗队携带着近3000斤的医疗器械与药品,为117个单位以及军属和驻地群众进行医疗巡诊、技术帮带和义诊活动,展示了“为兵服务”的军医本色与价值。

“连队的战士很艰苦,由于边防线上蔬菜比较少,鼻腔干燥,很容易引发鼻腔黏膜病。很多战士都是18、19岁的小孩子,在戈壁滩一呆就是好几年。见不到亲人,手机没有信号,还时常停电。所以看到我们去特别亲切,感动地流下了眼泪。”回想起来,边学笑着说,”有个小伙子我到现在还记得他。”

原来,医疗队的医生要为每一名戍边官兵进行“6+1”式的健康体检,即:血压、心电图、彩色B超、血生化、血常规和尿常规检测,有消化道病症还要增加胃肠镜检查。“有个刚当兵的小伙子因为紧张,怎么也没有尿意。我们跟他说,不着急,慢慢等,结果越等越没有。到下午的时候,小伙子说,报告!有了!”再说起这段往事的时候,边学充满了医者的关怀和父亲般的慈爱,“临走的时候,战士们列队给我们敬礼,大家都是男子汉,在那种情景下还是流下来眼泪。“

戍边的官兵在不离开一线哨位的情况下,享受到了专家级的医疗服务,边学说:“我是一名军医,存在的价值就是为兵服务,我是为解放军服务的解放军。”

以诚相待:作为军医,更要为病人提供优质的医疗服务

“第一次见到边学,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认定,他是可以信任的。他没有夸张的言辞,空虚的套话。他为我做了认真的检查,看了病理报告、片子,很快提出了一个切实可行的手术方案。他信心满满、言之凿凿、掷地有声的话语让我放心,不必再找别人,手术请他来做。” 这是一位86岁高龄的患甲状腺癌病人委托自己的子女在网络平台给边学主任留的言。

耳鼻喉科一直以来都是医患矛盾“集中区”,调查显示9%-11%的耳鼻喉科病人可能会出现精神症状。如鼻塞、耳鸣、喉咙有异物感等症状都很可能增加患者的心理压力,导致情绪焦虑。

“耳鼻喉科的病人情绪会受到影响,在极端的情况下容易失控。社会为病人提供的医疗服务远远不能满足老百姓对医疗服务的需求,医疗供需之间产生了矛盾,当病人找不到情绪输出渠道时,就容易把不满意转移到医生身上。”在谈到为什么耳鼻喉科会沦为医患关系的洼地时,边学说道。

边学所在的陆军总医院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很少发生医疗纠纷,在谈到经验时,边学说:“其实很简单,医生对病人要以诚相待。病人信任你,才把很多病情的隐私都对医生毫无保留地倾诉,我们应该站在病人角度为他们考虑。不过最关键地还是提供优质的医疗服务,技术要过硬。”边学指了指身上的这套军装,说:“很多病人都是相信军人、相信军医才奔我们来的,不能糊弄别人。”边学朴实的语言里没有华丽和冠冕的辞藻,却饱含着对病人最真实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结语:

结束采访时已经是下午的6点,听说从河北来了一名战士病人,边学又一路小跑赶去参加会诊。这位不善言辞的血性男儿,继续在医院这个特殊的战场上,兢兢业业,执锐披坚,留给了我们挺拔、坚定的背影。
0 0

发表评论0条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发  表

热议话题